<address id="drjvr"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drjvr"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drjvr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drjvr"><address id="drjvr"><listing id="drjvr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ub id="drjvr"><listing id="drjvr"></listing></sub>
          皂角| 北劉寄奴| 檳榔| 廣東海桐| 喜樹果| 海風藤| 蒺藜| 玄明粉| 仙人掌| 苘麻子| 竹茹| 黃蜀葵| 降香| 桃枝| 射干| 華山參| 巴戟天| 馬蹄金| 血竭| 人參
          共收錄中藥895
          中藥
      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 中藥古籍 > 《普濟本事方》 分享到QQ空間分享到QQ朋友網設為首頁加入收藏

          《普濟本事方》

            《普濟本事方》的作者是許叔微(1079~1154),字知可,宋真州(今江蘇省儀征市)白沙人。53歲時,許叔微考中進士,曾任徽州、杭州府學教授及翰林集賢院學士,人稱“許學士”。

            許叔微因不滿宋高宗茍安江南及秦檜陷害忠良,便退隱鄉里,行醫濟人。岳飛遇害后,韓世忠亦退隱江湖。許叔微和韓世忠過往甚密,常在一起共抒憂國情懷,故有了“名醫進士”的匾額。

            許叔微醫術精湛,是宋代研究《傷寒論》的大家之一,對辨證施治理論多有闡述和補充;他的《傷寒百證歌》《傷寒發微論》《傷寒九十論》等著作奠定了其在傷寒學術領域的地位,被后世尊為經方派的代表。

            南宋建炎元年(l127年),真州疫情暴發,許叔微上門為百姓診治,療效顯著。許叔微醫德高尚,“凡有病者來召,不分晝夜,無問貧富,誓欲以救物為心,志在活人,而不求其報”,頗受人們贊揚。許叔微晚年時“漫集已試之方,及所得新意,錄以傳遠,題為《普濟本事方》”,其所記載皆為親身體驗的事實!镀諠臼路健肺淖趾喢,輯方切于臨床,既是許叔微的驗方匯編,也是歷史上第一部比較完備的方劑專著。

            《普濟本事方》又名《類證普濟本事方》《本事方》,共10卷,按中風肝膽筋骨諸風、心小腸脾胃病、肺腎經病等分為25類,包括內科、外科、婦科、兒科、五官科、針灸等,每門分列數證,證下方劑若干!镀諠臼路健饭彩珍373方,每方首列主治、方名、藥味、藥量,次錄治法、服法等。這些方中,70%為丸、散、膏、酒、粥、針灸、按摩,30%為湯劑,除張仲景經典方劑外,多為各家名方及民間效方,其中諸散最多!镀諠臼路健分械脑S多方劑被后世醫家借鑒,如治療中風的豨薟丸被《壽世保元》《蘭臺軌范》《成方切用》等書收錄;治療腸風的槐花散流傳至今,已成為治療痔瘡的名方!镀諠臼路健纺┑“治藥制度例”有關藥物炮制方法頗為實用。

            普濟本事方

            《普濟本事方》用醫案醫話形式進行論證和論述,見解精辟。如認為驚悸多魘、通夕不寐證屬肝不藏魄,不治心而治肝;對陰毒證由淺入深分為始得、漸深、沉困三候,以正元散、玉女散、灼艾臍中等方藥分治;言氣厥不可作中風候;益腎宜用滋補之品;對積證依病情分為酒、肉、血、氣、水、涎、食七類,分別治療,以所惡者攻之,以所喜者誘之;鑒別腸風、臟毒、血痔之不同的論點皆頗有見地。

            許叔微對脾腎關系的理解深刻,認為腎是一身之根本,脾胃乃生死之所系,二者之中又當以腎為主,“補脾常須暖補腎氣”,這一學術思想在《普濟本事方》中有較好的體現。

            一是認為“補脾常須暖補腎氣”。腎陽為一身陽氣的根本,對其他臟腑起溫煦、生化作用。脾不運化,在補脾藥中加入溫腎藥物,則脾陽更能受益。在臨床上,往往見到脾虛日久及腎,致脾腎兩虛的患者,常須脾腎雙補,這就是“補脾常須暖補腎氣”的理論依據。許叔微說:“有人全不進食,服補脾藥皆不驗,此病不可全作脾虛,蓋因腎氣怯弱,真元衰劣,自是不能消化飲食。譬如鼎釜之中,置諸米谷,下無火力,雖終日米不熟,其何能化?”許叔微用二神丸(破故紙、肉豆蔻)治療脾腎虛弱、全不進食之癥就是這種學術思想的體現!镀諠臼路健分械臏仄、實脾散等方,也往往配用桂枝、附子一類溫腎藥。

            二是認為“益腎當用滋潤之藥”。許叔微雖主張暖補腎氣,但不主張使用剛燥之藥。許叔微認為:“脾惡濕,腎惡燥。如硫黃、附子、鐘乳、煉丹之類,皆剛劑。用之人以助陽補接真氣則可,若云補腎,則正腎所惡者。古人制方益腎,皆滋潤之藥,故仲景八味丸,本謂之腎氣丸,以地黃為主。”腎虛分腎陰虛和腎陽虛,腎陰虛要用滋補腎陰的藥物,腎陽虛也不宜一味使用溫燥藥物。故腎氣丸中,以少量桂枝、附子納入滋補腎陰藥中,于“陰中求陽”,化生腎氣。許叔微的香茸丸以地黃、肉蓯蓉、當歸等滋潤藥為主,并稍加溫陽之品以益腎氣;除主張用滋潤藥益腎外,還主張治高年下焦陽氣衰弱,投以溫暖,必籍血氣有情、辛香走竄之藥,方能速效。

            三是認為“治勞當補其子”。“虛則補其母,實則瀉其子”是一般的治療原則,但許叔微又提出了“治勞當補其子”的論點。他認為:“蓋母生我者也,子繼我而助我者也。方治其虛,則補其生者(即補其母);方治其勞,則補其助我者(即補其子)。”《黃帝內經·素問·陰陽應象大論》“心主血,血生脾”,心脾為母子關系,母病必傳于子,子病令母虛,子壯則母實!秱浼鼻Ы鹨健“心勞病者補脾氣以益之,脾旺則感于心矣”,這是“治勞當補其子”的理論淵源。歸脾湯具有益氣補血、健脾養心之功效,用于治療思慮過度、勞傷心脾之證,為“治勞當補其子”的一個范例。

            四是認為“婦人妊娠,惟在抑陽助陰”。婦人妊娠,陰血聚以養胎,人體陰血不足,若陽氣偏盛,逼迫血脈妄行,可致胞宮出血而胎氣不固。故治療應抑陽而助陰,枳殼散(炒枳殼、炙甘草)抑陽降氣,內補丸(熟地黃、當歸)補血助陰,二方合用,有抑陽助陰而安胎的功效。許叔微提出的“婦人妊娠,惟在抑陽助陰”的觀點,對后世醫家具有指導意義。

            五是認為“補下焦多兼補中焦”。在許叔微補下焦肝腎的方劑中,多配伍補中焦脾胃的藥物,這是因為“精氣必生于五谷”的緣故!镀諠臼路健分兄胃文I俱虛、精氣不固的五味子丸,方中配有人參、白術等補脾藥物,以谷氣養精氣。

            《普濟本事方》在當時的醫藥界起到了振衰繼微的作用,對后世影響深遠。清代名醫葉天士奉《普濟本事方》為至寶,視同“枕中秘”;晚清張錫純則譽之為“海上仙方”。



          最近更新時間:2021-11-13
          本站所有內容均是來源于互聯網、藥學專著、雜志及文摘,內容僅供參考,不能作為診斷憑據。您如果轉載本站內容請注明來源地址。

          首頁 | 中藥材大全 | 方劑大全 | 網站地圖 | 手機版
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4-2021 www.weblistingpro.com 版權所有 中藥查詢 京ICP備13004469號-1
          欧洲美妇爱做视频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rjvr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drjvr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rjvr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drjvr"><address id="drjvr"><listing id="drjvr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drjvr"><listing id="drjvr"></listing></su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