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drjvr"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drjvr"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drjvr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drjvr"><address id="drjvr"><listing id="drjvr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ub id="drjvr"><listing id="drjvr"></listing></sub>
          蕁麻| 川牛膝| 南鶴虱| 續斷| 長春花| 土荊芥| 黃荊子| 三分三| 玉葉金花| 紅花龍膽| 陸英| 八角楓| 硫黃| 千年健| 大飛揚草| 桑螵蛸| 獨活| 蒼術| 厚樸| 人參
          共收錄中藥895
          中藥
          當前位置: 主頁 > 中藥古籍 > 《史載之方》 分享到QQ空間分享到QQ朋友網設為首頁加入收藏

          《史載之方》

            西蜀賢士朱師古得了一種奇怪的病,聞到飯食葷腥的味道便嘔吐,請了許多郎中治療都無濟于事。隨著病情的發展,朱師古神倦消瘦,眼看就治不好了。這件事情驚動了朱師古的老鄉史堪。史堪給朱師古認真診治后,認為朱師古所患疾病名為“食掛”,也就是《黃帝內經·素問》中的肺葉焦熱掛,然后予以對癥治療。3天后,朱師古竟然康復了。

            史堪,字載之,眉州(四川省眉山市)人,進士出身,官至郡守,大約生活于北宋末年。作為一名優秀的儒醫,史堪治病用藥,不求怪異;炮制制劑,必依本法。史堪給人看病,審證精切,患者常常服用三四服中藥就能痊愈;若患者服用三四服中藥效果不佳,他就會重新檢查病情,看是否診斷錯誤,重新審視藥方,看是否存在用法失誤,然后重新開處方,幫助患者盡快痊愈。史堪將自己的醫學經驗和臨床心得編輯成書,名為《史載之方》。

          史載之方

            《史載之方》分為上卷和下卷,列病證31門,涉及內科、外科、婦科、兒科,對疫毒痢等傳染性疾病尤其重視!妒份d之方》上卷首論四時外感脈證,繼則按證列方,主要有大府泄、小府秘、身熱、頭痛、黃疸、脹滿等的辨證和治療;《史載之方》下卷列診胃脈、為醫總論、涎論、痢論等篇。

            《史載之方》載方百余首,其中冠以方名者,如“荊芥散”“神和散”等共27首,所用藥物多為麻黃、羌活、三棱、莪術等發汗利血之品,以及狗脊、巴戟天、桑寄生等強筋健骨之藥!妒份d之方》行文夾敘夾議,有論有方,隨證論脈,按方施藥,對癥狀、病源分析透徹。醫論有四時正脈、運氣生病、脈要精微、傷寒論、為醫總論等,方證結合,方多自出心裁,皆閱歷有得之言。

            《史載之方》具有以下特點

            ■科學實用,辨識五運六氣

            北宋以后,在郝允、龐安常、沈括、楊子建等名醫的倡導下,運氣學說逐步升溫。王安石變法后,運氣學說成為太醫局醫生考試的科目之一,難怪古人有“不明五運六氣,檢遍方書何濟”的感慨。當時有影響的醫學著作,如《本草衍義》《圣濟總錄》《三因方》等,均對運氣學說大加推崇。

            史堪以辨證的態度看待五運六氣學說,形成了自己的科學觀點。

            一方面,史堪將疾病的發病機理主要歸于五運六氣的變化!妒份d之方》上卷“六氣所勝生病”“六氣復而生病”逐條詳列六氣勝、六氣復所導致的各種病證;詳細闡述了六氣變化導致疾病發生的常與變;運用運氣理論逐年推算疫毒痢的發病機理、表現及預后等。史堪說:“神農之后,世世學醫者,未明天地之氣候,不識五臟之應變者,不能知常病之源流,豈足與語奇病之變化!”史堪還說:“予嘗探尋五運之氣數,稽諸天地之變化,推步六氣之行度,參考脈氣之纏注,以天驗人,以人應天。痢之一病,億萬分中少知其一二。”

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在真正理解運氣學說,掌握其合理內核的基礎上,史堪不拘泥于其推算方法,注意到普遍規律之外的特殊情況。“又有乘年之虛、過月之空、失時之和”,他并不將運氣的變化作為疾病發生發展的唯一因素。“病之有非五行之所傳化”,他認識到體質在發病中的重要性。史堪說:“己亥之歲,人多肝病,而有病肺者;子午之歲,人多心病,而有病腎者。此一人之身,自有天地之氣化,調治之法,與五運六氣所至之法同。”在北宋運氣學說非常盛行,“言必稱運氣”的同時,他能保持頭腦清醒,認識到天氣變化的異常情況,以及患者體質等方面的因素,這些都比較科學而實用。

            ■重視脈診,在傳承中有所發揮

            《史載之方》共31門,非常重視察脈辨證。其中專門論述脈象的有“四時正脈”“五臟真脈”“明熹脈”“脈要精微解”4門,“診斷失血”等9門均以脈象為綱。史堪將察脈作為重要診斷方法,對所論疾病的脈象描述十分詳盡,診脈部位為雙手寸、關、尺,涉及的脈象有浮、沉、滑、數、弦、澀、微等20余種,反映出宋代脈學的發展。史堪論脈,不是空談脈象,而是脈證結合,對每種證候的脈象描述都非常具體,反映出其對待疾病認真的態度。

            一是繼承了《黃帝內經》的脈學思想。強調無論是四時脈還是五臟脈都要有胃氣,即和緩雍容而有力的脈象特征。“蓋脾脈以和緩為主。故四時之脈雖不同,春脈弦,夏脈鉤,秋脈毛,冬脈營,皆要有脾脈,若脾脈不見,便是五臟真脈見,真脈見者死”。“大抵胃脈雖和緩而貴不疾不速,重而取之,不虧乏,浮而取之,阿阿而至,不洪不濁,即為五臟脈全”。“五行皆資土以致用,而周身之脈,亦因胃脈,然后見于氣口”。胃氣是脾胃功能在脈象上的反映,重視胃氣即重視脾胃,這與史堪治療時強調“調和脾胃”是一致的。

            二是對脈學思想有所創新和發揮。史堪提出:“知內者按而紀之,以明脈之在里也,如秋日之下膚,冬日之在骨是也。知外者終而始之,以明脈之在表也,如春日之浮,夏日之泛是也。然知內者必曰按而紀之者,蓋脈之在內,非深按之,無以得其實;知外必曰終而始之,則初按而病已見矣,故因其病,以推原其本。”對脈學思想有所創新和發揮。另外,對《脈訣》中一些述而未詳的問題也進行了補充。

            ■謹慎大膽,對醫生要求嚴格

            《史載之方》認為醫生醫術的好壞直接關系到患者的生死,對醫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。

            一是應該對治療疾病抱有實事求是的謹慎態度,對自己不甚了解,沒有把握的疾病,不能逞強好勝,妄投藥餌。若是自己對疾病有了深刻的認識,在病勢危急之時,就應該果斷治療,而不能有絲毫膽怯。

            二是治病必先識病,識病是正確用藥的前提,識病尤其要識病之源流。強調治療疾病必須抓住其根源所在,把握可能的傳變,辨別病性病位,采取適當的治療方法。

            三是提出治療傷寒有“四失”,也可作為對治療其他疾病的告誡:一失之愚,即不辨陰陽、不分內外,當汗而下、當下而汗;二失之不精,即不知病之源流,不識病之傳變,妄投藥餌;三失之怯,即當邪氣熾盛,病情危困之時,不能果斷處理;四失之暴,即逞強好勝,魯莽行事,妄投藥餌。這些是行醫的大忌。

            四是隨證立方謹慎。臨床用藥強調“保其真,祛其邪氣”,在調和脾胃、補益肝腎、補氣養血方中多以祛風邪藥佐之;強調“無使其過劑之藥”,得效即止,以免損傷正氣。

            《史載之方》所論均為常見疾病,篇幅雖小,卻有很強的臨床價值。故《四庫未收書目提要》謂其“各推其因證主治之法,精核無遺,較諸空談醫理者,固有別焉”。



          最近更新時間:2021-08-02
          本站所有內容均是來源于互聯網、藥學專著、雜志及文摘,內容僅供參考,不能作為診斷憑據。您如果轉載本站內容請注明來源地址。

          首頁 | 中藥材大全 | 方劑大全 | 網站地圖 | 手機版
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4-2021 www.weblistingpro.com 版權所有 中藥查詢 京ICP備13004469號-1
          欧洲美妇爱做视频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rjvr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drjvr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rjvr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drjvr"><address id="drjvr"><listing id="drjvr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drjvr"><listing id="drjvr"></listing></sub>